解密斗争文化:我为工作狂?

IRENE RINALDI

关键词:Hustle /’hʌsl/ 斗争你应该跟随马云的脚步,赞颂“996”,认同每天工作12小时、每周工作6天是一种修来的“福报”。为马斯克的行动叫好也不失为一种自我鼓舞的好选择。“没有人能靠每周工作40小时改动世界。”——几乎太对了。连世界上最胜利的企业家都这样说,我们有什么理由反对呢?

欢送来到斗争文化。(Welcome to hustle culture.)在时报近期发表的文章《年轻人,你们为何伪装酷爱工作?》(Why Are Young People Pretending to Love Work?)中,商业记者Erin Griffith走近了这种时下盛行的现象,试图理解其背后的成因以及由此带来的影响。据剑桥辞典,hustle一词具有多重含义。做动词时,它能够指“敦促、推搡、粗暴地推挤”,也能够表示“劝说某人购置某物”,特别是经过诈骗等“非法手腕”兜揽生意。作名词运用时,则意为“奔忙、拥堵吵嚷、充溢生机的行动”,或“用不老实的手腕赚钱”。斗争文化赞颂辛劳繁忙的“工作狂”,朝九晚五被以为属于失败者。光是酷爱工作还不够,你还应该在各种场所推行这种酷爱。无论在硅谷还是中国,长时间地忘我斗争都被以为是走向胜利的必要条件。但是,已有数据标明,长时间工作既不进步消费率,也不进步发明力,一周工作48小时后,工人的产出会大幅降落,过度狂热工作的结果只是倦怠。Griffith写道,不难把斗争文化视为一种诈骗(It’s not difficult to view hustle culture as a swindle),毕竟,对那些身居高位的人来说,压服一代工人勤奋苦干是很有利的。那么年轻人呢,他们真的如此热衷于斗争文化吗?千禧一代从小被教育要具有好的成果,到头来却只具有一份无意义的工作,伪装努力工作或许只是一种让他们看起来离胜利很近的防御机制。又或者对有的人来说,假如必定要繁忙到生命的最后一刻,何不伪装喜欢它?

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