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t Gala上的“坎普”美学

当地时间6日,一年一度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悲晚宴(Met Gala)在纽约举行,红毯星光灿烂,Lady Gaga更是四套打扮连环吸睛。今年晚宴的主题是以戏剧化著称的“坎普风”(Camp),这里是一份图集。 KARSTEN MOR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

关键词:Camp \ˈkamp\  坎普Lady Gaga边走边脱,从外到内连换4套打扮;凯蒂·佩里(Katy Perry)身着设计师量身打造的“烛台装”,化身行走的水晶吊灯;杰瑞德·莱托(Jared Leto)一袭中世纪猩红华服,手上捧着本人的“头颅”;埃兹拉·米勒(Ezra Miller)七只眼睛配红唇,每一秒都让人头晕目眩……这里是2019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悲晚宴(Met Gala)红毯,“戏精”们的终极秀场。每年,各路艺人名流都会承受来自Met Gala的年度命题大考,在特定着装主题下争奇斗艳,盼望拔得头筹。而今年,晚宴将主题定为“坎普:时髦札记”(Camp: Notes on Fashion),这才有了上述那些极尽夸大奇特之能事的红毯图景。

“坎普”终究为何物?Camp源于法语俚语“se camper”,意为“以夸大的方式展示”。依据牛津词典,在指某种审美作风时,camp的意义是“成心夸大和戏剧化的”或“男性的装扮或态渡过分夸大而显得女性化”。邪典电影《粉红火烈鸟》导演约翰·沃特斯(John Waters),全员猖獗炫富、曲线毕露的卡戴珊一家,都是“坎普”界的翘楚。而在此次红毯上脱衣换装、狂摆pose,足足秀满15分钟的Lady Gaga,几乎可谓当代“坎普之王”。时报文章《什么是“坎普”:2019Met Gala主题全解》(What Is Camp? The Met Gala 2019 Theme, Explained)提到,1964年,美国作家苏珊·桑塔格(Susan Sontag)发表了一篇名为《坎普札记》(Notes on “Camp”)的文章,用58个要点给“坎普”的概念增加了权威而极具影响力的注解。桑塔格将“坎普”定义为一种审美的感受力(sensibility),它显而易见,却很难用言语描绘。“坎普是人造的,充溢激情的,严肃的,”桑塔格写道。她以为“坎普”的实质是“对非自然之物、对艺术技巧和夸大造作的酷爱”(love of the unnatural: of artifice and exaggeration)。她将这种作风追溯到17和18世纪之交、对技巧和手法的绝后追求时期,比方洛可可建筑作风。1980年代,由于夸大出位,“坎普”随着艺术和文化中的后现代主义被普遍承受而大放异彩,并慢慢成为同性恋群体一种共同的审美认同,为他们提供了站在激进主义和道德批判背面的庇护所。如今,人们大致将张扬、华美、朴素、戏剧性、极度女性化的作风视作“坎普”,而看似俗气滑稽的“坎普”也潜移默化地影响了高雅艺术和浅显盛行文化,成为了艺术史和时髦史中应战传统审美观念的重要角色,正如桑塔格在《坎普札记》结尾处所感慨的——“这几乎太烂了,所以它也太赞了!”

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